anna

冷cp爱好者,大爱fate火影龙族剑风,

圣诞alter大活跃·给罪人们的礼物

一年一度的圣诞节,今天的迦勒底也格外热闹呢。

咕哒坐在床上,诚挚的向尽职尽责的守在门口的学妹表示感谢。

“辛苦你了玛修!”讲真,没有玛修不停地释放宝具,一系列可怕的从者都会挤进来啊!

“哈切……没事的前辈,只要我不断展开宝具无论是感冒病菌还是酒精分子还是清姬小姐或者是……呼呼——”

这个可爱的对话,绝对是玛修昨夜一直看守着大门才没让门外虎视眈眈的清姬和源赖老大进来。

“辛苦你啦,玛修。”立香把睡着的玛修抱到了自己的床上,趁兰斯洛特不在偷偷摸了玛修的小手。

这感觉,爽歪歪。如果忽略掉外面那轰隆隆的声音,这该是个多么美好的早晨啊。

贞德alter·lsanta·ily和圣诞alter两个圣诞老人正一脸严肃的看着他,手里拎着大大的礼物袋子。

“驯鹿,还在这里偷懒干什么!要开始工作了哦!”贞德lily\圣诞alter。

立香:你们为什么每天都在搞事!?

圣诞alter:论起搞事我可不敢与那位ruler相提并论啊!我可是很耿直的!

贞德alter·santa·lily:是啊是啊师傅超厉害的。

立香:……你骄傲个什么劲。

嘴里吐槽着却依然轻车熟路的穿好驯鹿工作服,眼神死的任着两个圣诞老人给自己挂上了红鼻头和驯鹿项圈。

“噗哈哈哈。”这个诡异的喷笑声!诶,这里只有三个人啊……莫非有什么看不见的——

看不见,等等?看不见?

“亚瑟王你是不是把rider高文卿的格林格莱特借来了……”立香看着贞德lily轻车熟路的爬上某个不可视之物,就像是浮空一样停在某个高度不动。这绝对是那位女性的高文卿的爱马,只有女性能看见男性不是基佬就看不见的谜之梦中白马!

“对呀对呀,驯鹿先生开心吗?这样我们就有两匹驯鹿啦。”贞德lily摸了摸大概是格林格莱特的背鬃的地方。

“好吧,你们等我下。”立香迅速窜进房间切换成立夏模式。

对面的两名优秀圣诞老人也十分淡定的接受了这一设定。

皮笑肉不笑的抓紧眼前这匹谜之白马的毛,人类混沌恶使出了怪力技能。

“驯鹿桑圣诞快乐~”贞德lily把一个精美的信封“这是提前支付的报酬哦。”

立夏:这么上道我喜欢。

走进环形走廊,不出所料,吵闹之声不绝于耳,这些古代的英雄就连吵闹都是技能级别的。

新实装的复仇者克里姆希尔特正肩抗孔老师手拿魔剑化的巴尔蒙克在阿萨辛哈根背后穷追不舍,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帕拉塞尔苏斯紧随其后嘴里念叨着我追求的是真正的以太之光什么的。话说克姐的人设真的很像伯爵啦都是白头发金眼睛,他抱着老婆时候不会幻视伯爵吗?虽然飞哥的人设也很基就是了,迦勒底不知多少基佬对他的后背虎视眈眈,噗,现在不只是女王的布伦希尔德和你抢男人了呢,立夏笑得一脸高深莫测,齐格飞的后背我也很想舔aaaaaa。

再走几步就看到了修罗场2。

亚述的女帝两手环胸一副要谋杀的样子,手里已经拿出宝具「傲慢王的美酒」,对面的伯爵也难得画风严肃的站着,而一黑一白两只天草都一脸笑眯眯的看着,一副搞事的样子。

立夏:突然好像知道酒吞喝了那个会不会死……

不对,现在不是发散思维的时候啊!总感觉必须要上去拉开他们啊!为这样的ruler breaker争斗是不会带来笑容的!白天草就已经搞事EX偏偏黑天草简直更上一层楼,快给我来个人治治他啊明明是ruler却总是钻空子搞事破坏规则,真的是ruler吗??!!

立夏:喂!他两都要打起来啦,你就这么看着?

白天草:诶,我可是个ruler诶,对面可有个avenger啊?

黑天草:你说老虎赢还是女帝赢?

立夏:……这场争斗绝对是你两挑起来的对吧!绝对没错吧!!

白天草:冤枉啊master,你这样对待一名圣职人员实在是太不成熟了。

黑天草:那该怎么办,难道要我说【技能·魔貌】请不要再为我而争斗了??

立夏:咋说咋有理,谁说圣人都是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的??????我去干活了!!

果然言峰家的都爱搞事吗??

贞德alter·santa·lily:昨天我和前辈一起做了礼物,吉尔还给我送了小饼干,虽然很讨厌红茶,贵族的口味真是奇怪……

圣诞alter:明明是你师父给你做的?撒谎是坏孩子的行为啊!

贞德alter·santa·lily:诶诶?前辈你看到了??没有啦,师父只帮我做三张礼物而已!

立夏:鉴于那位ruler的一贯表现,我对那位ruler的礼物有不好的预感,你呢?

着重咬紧那位ruler,毕竟天草四郎可是玛修钦点的搞事王,他这么不辞辛苦的帮贞德lily,谁能保证没什么隐情啊!

圣诞alter:我!也!是!我的直感告诉我那位ruler绝对做出了了不得的东西啊!lily告诉我,ruler做的是哪些?

贞德alter·santa·lily:那个……是saber职介的兰斯洛特先生的和长大后的我的……对了!还有saber职介的莫德雷德先生的!师父说后两位平时深受他们的照顾想要回报一二啦……

圣诞alter:这样么,那还好,没事啦,继续前行!

立夏:喂喂从你叹气的动作里我感受到了满满的私怨啊喂!就这么妥协真的好吗?

圣诞alter:可、可恶,明明只是只驯鹿居然敢对圣诞老人大喊大叫!看来必须得给你点教训了!

格林格莱特:打得好!

立夏:你再喊我就拔秃你的毛!!

贞德alter·santa·lily:驯鹿和前辈不要再吵啦,到达目的地了!

立夏一看,瞬间眼神死了。

这还在迦勒底吗?怎么瞬间穿越了?虽然每年的圣诞节你们都会搞事,可是……这回貌似有点大?话说你们怎么又擅自用灵子转移啦!

眼前是一片绿意盎然的森林,空气还弥漫着浓郁的玛那,这个浓度最起码得是神代末年或是更早之前。

格林格莱特轻巧的落地,圣诞alter也发挥了乘骑A的能力成功让雪橇落地。

立夏:第一个幸运儿是谁?

圣诞alter:朝着湖水进军——

立夏:???

格林格莱特:猩猩王,你是吃什么长大的?沉死了沉的要命啊!简直和猩猩汀一样沉啊!强烈谴责强烈谴责!快给我苹果做赔偿啊!!!!!!!!!

圣诞alter:贞德lily给它戴上口衔铁。

暴力镇压了格林格莱特的吐槽,两人一马一驯鹿就朝着未知进发了。

走了没多久,不远处就传来了潺潺流水声。

在不一会,拨开茂盛的矮树丛就看到了水流声的来源处。

一片幽静美丽的湖泊,还有个湖の妖精。不是什么湖之美少女,这只湖の妖精有着堪称清流的壮硕肌肉和身高,站在湖水中央好似一根定湖神针。

圣诞alter:别灰心驯鹿,我以圣诞老人的名义向你保证证家伙小时候是非常可爱的湖之美少女!只是岁月不饶人啊!

立夏:道理我都懂……可是……

圣诞alter:圣诞老人来了,兰斯洛特卿!!

兰斯洛特:王?您,您怎么穿成这样??

 圣诞alter:别管这么多,快心怀感激的接下礼物吧!大人也有接受礼物的机会啊?

兰斯洛特:没想到我这种罪人也有被王赠礼的一天……(怨念)

贞德lily手里的是一张看似普通的红色信封,可是因为它不同寻常的作者,大家都屏住呼吸,仿佛这样可以感受这位ruler的点滴恶意。

就连不明缘由的兰斯洛特也跟着紧张起来。

拆开精美的红色信封纸,一张四星概念立刻飞出,然后一个谜之物体飘落到了兰斯洛特手中。  
因为大家都想看看ruler的手作都不约而同的凑上前去看,一时间气氛紧张。 

拆开精美的红色信封纸,一张四星概念礼装立刻飞出,然后一个谜之物体飘落到了兰斯洛特手中。

名字是谜之头盖骨的谜之礼装。

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头盖骨,要说特别之处也有,那就是上面有个洞。

兰斯洛特也是一脸懵逼,手捧头骨扔也不是拿也不是。

圣诞alter:快看简介!

【谜之头盖骨】:被打出一个洞的谜之头盖骨,但这是曾是挚友的男人留下的伤痕。以此纪念无名的亡骸。

立夏:这等于什么都没说嘛!看看效果!

【谜之头盖骨】:atk加300,alter职介装备额外加100,从者兰斯洛特装备全体额外加100。

贞德alter·santa·lily:相当明确的指明了兰斯洛特先生呢!真不愧是师匠的手作!

立夏:那啥这到底是什么啦……明明就是个头盖骨等等兰斯洛特你为啥哭了!!

兰斯洛特卿好像已经有了充分的猜测,只见这个一米九的高个子骑士哭的像个被生生拔牙的双足飞龙。

兰斯洛特:嘤嘤嘤高文卿都是我的错……明明我一直爱着你却总是事与愿违不仅误杀你的兄弟还打破你的头如今你就用这种方式惩罚我嘤嘤嘤——

这个精神英国人的法国骑士陷入了自我责备的怪圈。

居然是高文卿的??立夏真的是目瞪狗呆了,为ruler这绝妙的刀子点了个赞,绝对是刀子,绝对长度不亚于卡拉汀的五十米巨刀啊,不仅稳准狠的插中兰斯洛特g点还顺手愉悦了把圣诞alter,毕竟,看兰斯洛特哭她挺开心的。

立夏:ruler真可怕,那位圣人可真是……绝了,有什么仇怨?

走远了还能听见湖中骑士对礼装的各种巨基表白,这个礼物可是扎心了。虽然不知道saber的高文卿听到会是啥反应但是rider的话已经猜出来了绝逼会一个三倍速的buster卡打过去啊啊!

格林格莱特又拉着雪橇飞在空中,身下景色飞速掠过,让人不得不惊叹妖精马的脚程。

圣诞alter:下一个,噫,这个字……无疑是那个扭曲的女人啊。

贞德alter·santa·lily:诶,为什么师父要给长大的我做礼物呢?真奇怪……是有什么深意吗?

立夏:想多了,他只是单纯的想作而已。

不用说,这张礼装里也绝逼包含了ruler对avenger的深深恶意啊!

====================

后面是贞德alter和狂兰小莫的礼装……

魔改【avenger克里姆希尔特】

与希腊的魔女美狄亚,亚述的女帝塞米拉米斯并称三大毒妇的勃艮第公主。
尼伯龙根之歌的主角,为丈夫复仇的悲剧故事与法国基督山伯爵的复仇剧同样有名。
不过,一个向善一个极恶,一个“等待并满怀希望”一个“绝望并满怀仇恨”。
真名:克里姆希尔特(Kriemhild)
身高:175cm
体重:56kg
属性:秩序·恶
喜欢:齐格弗里德
擅长:刺绣
厌恶:哈根、布伦希尔德
天敌:刺客、老实人
代表色:白金色
【职介】avenger
【status】
筋力:C
耐久:C
敏捷:B
魔力:A+
幸运:B
宝具:B
【职介能力】
对魔力B
狂化C
【保有技能】
复仇的决意A
获取自身无敌贯穿能力,对以背叛之举、不道德之举出名的英灵有伤害加成。
毒妇的谋略A
己方单体攻击力up,关联从者双倍,敌方即死概率up。
领袖气质C
全体提升攻击力。
【宝具】
血之筵席:
对人宝具,是克里姆希尔特策划的著名悲剧具象化,中几率即死。
巴尔蒙克:
对军宝具,根据使用者变换属性的神造圣剑,剑柄上的宝石储存有神代的真乙太,对龙种有追加伤害。
角色资料:
羁绊·一:
身高/体重:175cm·56kg
出典:尼伯龙根之歌
地域:德国
属性:秩序·恶
性别:女
羁绊·二:
一直深深爱慕着齐格弗里德,这份爱意使这本该娇养于温室的百合变成带刺的毒蔷。为了停止战争而身死的爱人点燃了柔弱公主内心的魔性,她化身毒妇,狠戾阴沉的磨砺着毒牙,对仇人伺机而动。
羁绊·三:
为了复仇而远嫁匈奴王阿提拉,所嫁之人如何她全然不在意,她眼中只有那无限回应卑微之人请求最后却凄惨落幕的王一人,她所恋慕的王也是如那般凛然不可侵犯如圣人般舍己为人,但是,只有那个结局是绝对无法接受的。
羁绊·四:
复仇的血宴夺取了所有勃艮第人的性命,连同她自己。这场悲剧被铭刻于历史,身为尼伯龙根之歌主角的她,以这恶性,以这罪名,以这同归于尽的复仇剧被铭刻为反英雄获得英灵之位。
羁绊·五:
死后终于释怀,但是在迦勒底看到哈根还是会忍不住手痒的挥起巴尔蒙克。以恶名成就英灵之身的她更多的保留了生前的肉体机能和性格,比起尼德兰的王后或是勃艮第的公主类的称呼,她显然更喜欢“尼德兰的毒妇”这个称呼。
最终羁绊:「毒妇所求之物」通关时开放
能自豪地挺起胸膛向那人述说自己的功绩(罪行),即使这份爱意使节日的筵席血流成河,即使这份爱意无法得到回应,她依然不会后悔,做了这么多,归根到底,她只是想再次见到心爱之人对自己温和地微笑而已。

战斗开始1:宴会开始了——
战斗开始2:事先说明我可不是能冲锋陷阵的类型哦?
技能1:背叛者的惩罚时间开始了![复仇的决意]
技能2:以他的王后之名向你复仇![毒妇的谋略]
技能3:以发狂的精神起舞吧![领袖气质]
宝具卡:现在是复仇的时间了——
攻击1:碎裂吧!
攻击2:去死!
攻击3:用这把剑了结你!
Extra Attack:……告诉我,你,还记得那个曾经无条件帮助了你守护了你最后被你背叛了的人吗!!
宝具卡:展开吧,无人生还的复仇之血宴!!
受击1:……不值一提,与他曾遭受的相比……
受击2:无所谓,继续战斗。
无法战斗1:……也好,就这样结束吧。
无法战斗2:我根本没打算全身而退。
战斗胜利1:复仇永远不算晚。
战斗胜利2:我根本没打算放过任何人。
升级:状态良好,果然这个职介很适合我。
灵基再临1:力量涌现出来了,不过以我的力量操控这把魔剑还是有些勉强了。
灵基再临2:魔剑?是啊,被我这种毒妇掌握巴尔蒙克就是魔剑,而在那个人手里……
灵基再临3:很好,还能继续。
灵基再临4:我的状态已经到达顶点,以从者之身也只能到达这里了。
羁绊一,……别靠近我!
羁绊二,你,不害怕我吗。
羁绊三,喂master,我变强了!……他会为我高兴吗?
羁绊四,master?我就稍微认可你吧。
羁绊五,……就让我见证你成为英雄的过程吧。
行动:喂,在这里待着干什么?不要老是陪着我这种阴沉的毒妇啦,快去拯救世界啊。
主从:你是master我是servant,有令咒,我就会服从,对吧?master?我可是绝对不会在背后捅刀的超~值得信赖的从者哟~
喜欢:当然是齐格弗里德了,哼,什么表情,我们是夫妻吧,大笨蛋,快给我去读书啊!
讨厌:……我憎恨他背对我的样子,那个人是我的,我爱他,只爱他而已,但是他却平等的爱着这个世界。
圣杯:圣杯?是什么愿望都能实现的基督的金杯吗?!给我不心软不圣母的齐格弗里德!lily版和alter版的也要!
生日:生日?与我何干?想让我用宝具给你开个宴会吗?
召唤词,是你吗!是你召唤了我这毒妇!我这复仇化身吗!?
活动:有活动?喂master我们去看看吧,对了把齐格弗里德也叫上,什么意思,哼,我可是不会在他面前战斗的。
持有布伦希尔德:……虽然不是一个人,但是布伦希尔德你这家伙总对别人的丈夫念念不忘是什么意思啊!
持有哈根:哎呀抱歉master,剑滑了。
持有美狄亚:那个caster……总感觉有股同类的气息?
持有爱德蒙·唐泰斯:复仇成功后要做什么?……不,我根本没打算全身而退,就算成功,我也会在那之后立刻失去行动支柱吧。
持有齐格弗里德:齐格弗里德……我的爱人啊,为何你总是令我如此刺痛?
持有齐格弗里德[alter]:齐格弗里德……你是我这复仇化身所求的唯一之物,被染黑的你真的是我想要的吗。
===================
克里姆希尔特是尼伯龙根之歌中英雄齐格弗里德的妻子,官配哟,也有译名是克琳希德,总之出于对飞哥的爱把克姐设置成热恋中的病娇美少女了~
话说迦勒底要是实装了女帝和克姐,迦勒底就真有毒妇三人组了哈哈哈哈
恶补了尼伯龙根之歌,真是绝了,基本前几节每节最后都强调一下克姐给飞哥带来了痛苦和灾难,每节都强调一下娶了克姐是飞哥自己立的flag

改了下,感觉预知梦应该算是少女时期的克姐能力,算是lily时期的,仇阶版的感觉不太适合。

魔改【Rider高文】

那个结局,都是我的错。
如果我能不憎恨兰斯洛特卿的话。
如果我能再聪明一点的话。
如果我能放下私心。
如果还有下一次机会,一定要把所有都献给王——
真名:高文(Gawain)
身高:180cm
体重:70kg
属性:秩序·善
喜欢:骑士王
擅长:圣剑的确认和使用、寻找兰斯洛特
厌恶:比自己年长的家庭系女子
天敌:爱丽丝和艾丽丝
代表色:白银色
【职介】Rider
【Status】
筋力:B
耐久:B+
敏捷:A
魔力:A
幸运:B
宝具:A+
【职阶技能】
对魔力:B
较高的对魔力,可以毫不困难地无效化三节以下的魔术,即使是大魔术、仪礼咒法也难以给予其伤害。另外一提,高文的母亲是与亚瑟王守护者湖之少女薇薇安对立的黑色女巫摩高斯,对于黑魔术的抗性更是超群。
骑乘:B+
能比普通人更好的驾驭交通工具,但不能驾驭幻想种,能勉强驾驭幻兽。
【保有技能】
圣者的数字:EX
高文卿持有的特殊体质。
基本效果是从上午9点到正午的3小时,下午3点——日落之间参数等级会变成3倍,
代表了凯尔特的神圣数字“3”
事实上,在符合“太阳光照射”下的场合就能发挥加护。一旦被打破就不会再起作用。
对于与太阳神系的从者直接发动,显现出超强的防御力。
领导力:E
指挥军团的天性才能。领导力是稀少的才能,但是稀有地会对持有者的人格形成造成影响。高文卿的情况下,他表里如一的措词成为了他被评为“天然呆骑士”的原因。
魔力放出·炎:A
释放魔力增强肉体的能力。
【宝具】
轮转胜利之剑(Excalibur Gallatin)
种类:对军宝具
距离:20~40
最大捕捉:三百人
高文卿所持的发光闪耀之剑。剑柄内封有拟似太阳的圣剑。亚瑟王传说中的圣剑Excalibur的姐妹剑,本来的持有主跟Excalibur一样是湖之少女。传承里隐没在Excalibur的影子下,是一柄没有太多描述的圣剑。亚瑟王的圣剑Excalibur是聚集星球的光辉,而高文卿的圣剑Gallatin是显现出太阳的炽热光线。Excalibur是一点集中型的对城宝具,Gallatin则是用来把靠近的敌兵给扫平的水平放射型。Gallatin的原型Caladbolg被认为是像彩虹一样长,拥有把山丘的顶端斩下来的威力。是一柄将剑光像彩虹般伸延的魔剑。Gallatin也与此相同,据说只要拔剑灌注魔力,内部的拟似太阳就会运作,将剑身伸长至可以看见的范围,无鞘的圣剑,但非要说鞘的话,可将白银的剑身作为鞘,真正发挥效力的是内部的拟似太阳。
角色资料:
圆桌骑士之一
亚瑟王手下引以自豪的骑士,也是亲近的外甥。
拥有太阳的加护,在上午九点到下午三点内是近乎无敌的存在。
认为生前的自己导致了圆桌的覆灭所以servant化后发誓要作为完美的骑士服务master。
自我薄弱的servant,如果master的行为“正义”的话,哪怕令咒没有约束效果也会继续跟随。
羁绊·一:
身高/体重:180cm·70kg
出典:亚瑟王传奇
地域:不列颠
属性:秩序·善
性别:男性
活跃于亚瑟王时期的圆桌白骑士,受到太阳加护的骑士,白马王子一词的来源。
羁绊·二:
生母是亚瑟王的异母姐姐摩高斯,但是没有因此反叛亚瑟王,而是加入圆桌为亚瑟效力,真正完成了摩高斯愿望的是她用魔术制造的孩子莫德雷德。
羁绊·三:
生来就是王子,被父亲洛特王宠爱着,被舅舅骑士王无端信任放纵着,被弟弟妹妹崇拜敬爱着,可以说是获得了异父兄弟莫德雷德想要的一切。
这份亲情,被无端宠爱造成的执拗都为日后的决裂形成了原因。
羁绊·四:
与女巫妻子瑞格蕾尔的婚姻,被圆桌们戏称为舅舅嫁外甥事件。
为了挽救王主动同意娶了丑陋的女巫小姐,虽然王很不忍心。只有兰斯洛特陪伴高文来迎接女巫。
结局喜闻乐见,不过嫁人一词一直伴随高文的婚姻直到生命结束为止。
羁绊·五:
「少女梦中之白马」
其实作为rider现界有些勉强,历史上的高文并没有留下与rider的条件有关的传说。但是,作为完美骑士的模板,以及白马王子的来源词,他所乘坐的确实是被万千少女、公主所幻想的白马(Gringolet),以此为条件,乘坐白马时发动技能魅惑,对魔力没有B就有几率中招,不得不提的是,不知为何身为同性的阿规格文和兰斯洛特卿总是经常中招。值得吐槽的就是,虽然是rider杀手锏却不是马或是骑技,而是身为骑士的剑。
最终羁绊:「黑与白」通关时开放
与兰斯洛特的羁绊,贯穿了高文的一生。无论是杀死血亲的仇恨还是并肩作战,就连高文致死的旧伤也是兰斯洛特所留。生前的高文因为憎恨兰斯洛特所以导致了圆桌覆灭的开启,servant化后放下仇恨的高文终于取回了完美骑士应有的模样。
================
高文(rider):虽然我是个骑兵没错但我还是要下马拔剑……请不要再取笑我了加拉哈德卿!
玛修:没关系的高文先生!请看看大卫先生,吉尔伽美什先生和卫宫先生!明明都是archer却没有一个好好使用弓箭的,还有圣诞alter小姐也是用剑的!
高文(rider):加拉哈德卿……
PS:
个人感觉高文卿真的是人生赢家啊,先是长子的王族出身,还有太阳加护,亚死里舅舅父爱如山的,而且讲真,如果呆毛先挂了呆毛又没儿子,小莫私生子不被承认,位子就是大侄子的了,简直了,瞬间脑补出王高文了……

论召唤的不确定性

「目死的红A与远坂樱」(fate线红A)

熟悉的过程。

名为卫宫士郎的英灵借由圣杯与Archer这一职介容器降临于此。

按理来说,这是他第二次阿不,第三次参加第五次圣杯战争了。怎么回事啊,平行世界很多吗?真是的,真的不想再看见活动的黑历史了啊。

卫宫一脸胃疼的捂住了脸。

突然,门外传来了自言自语般的抱怨声。

“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会是在这里啊!真是的……父亲大人原谅我吧!身为远坂家的我居然做出了如此不优雅的的行为!”

啊,是凛吧,果然远坂家关键时刻掉链子的能力再次发挥了呢,perfect小姐。

红A迅速的摆出了经典姿势,闭上眼睛等待着凛。

恩?怎么没有预料之中的询问呢?等了有一会儿,红A睁开一只眼睛,看向自己面前的Master。

然后,震惊了。

眼前的少女并不是凛,而本来该叫做间桐樱的少女。

棕色的柔软长发,系在右侧的红色缎带,以及苍青色的双眼。并不是记忆中紫发紫眼的少女。

穿着略显瞩目的红衣,脖子上戴着红色宝石项链,脸上带着自信与期待的神情,少女怎么看都不再是记忆里怯弱的樱了。

“我问你,你就是我的Master吗?”对待新主人,怎么都该换下出场词了。

少女对此露出了微笑“正是,我是远坂家第六代家主,远坂樱,你就是我的servant Archer吧。”

……等等,远坂樱??!!

红A觉得自己的表情一定崩坏了,对于樱与凛这对姐妹之间的事他是了解一些的,间桐樱与远坂凛是相对存在的,有远坂樱的话,那么凛就……

艰难地脑补出了改变发色瞳色的凛,莫名的心情沉重了起来。

这场战争估计会很难吧。

「言峰士郎与爱犬库丘林」

可以注意到,言峰士郎的目光一刻也没从蓝色的英灵身上移开过,用细致的目光打量着英灵的全身,暗金色的眼眸带着幽幽的笑意。

“狗。”突然这样说,言峰士郎俯下身舔上了英灵白皙的耳垂。

“不准叫老子狗!”英灵不出意料的炸毛了,顺带狠狠拍掉少年御主摁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好可爱,真可爱。看着英灵捂着耳朵气急败坏的吼自己的模样,言峰士郎面无表情的红了脸,get好感+10。

是的没错,这名英灵,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都没有好桃花,喜欢他的不是痴女就是人妻,哦,现在要再加上一个病娇。

“你红什么脸啊!坊主!”英灵炸毛了。

唔,属性里还有傲娇吗?

以上是在一个平行世界内,红A第三次被召唤参加圣杯五战,第一次是身为人类时的卫宫士郎,第二次是打通fate线(saber线)返回英灵座的英灵卫宫,第三次是一个设定更改的世界,万错之源(划掉)时臣把凛送到了间桐家留下了樱,而士郎在被切嗣拯救后被言峰绮礼先一步收养。


安利最近迷上的一个新CP:正义伙伴组(齐格弗里德x士郎)

好人先生和士郎都有着成为正义伙伴的理想,能不能理解为相性较高呢?之前看了下好人先生技能感觉还挺厉害的,就是御主太渣。

士郎为master时:筋力A敏捷B耐久C幸运E魔力C宝具A

凛为master时:筋力B+敏捷B耐久A幸运D魔力B宝具A

性转,士郎持有阿瓦隆假定servant齐格弗里德持有技能龙心熔炉(这个能力本来就有,因为作为saber显界而失去了,这次改为有但是速度不如本体)

【士郎视角,教会返程】哦,saber依旧♀

saber红着脸向我求助,以及一脸不怀好意的笑着的远坂。

啊,校园偶像的光环卡巴卡巴的破裂中。

话说,真的不敢相信,这样的saber会是之前那个和berserker那种异形一样的怪物斗得不相上下的同类啊。

明明不久前的她,那么帅气的从berserker手中保护了我们。说起来也是那场战斗,让我意识到,想要和servant作战实在是太可笑了,之前的lancer之所以没杀我也不过是因为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的缘故。

当时,我和远坂真的都看呆了。

只在一瞬间,璀璨的银甲由无到有覆盖上她的全身,用全身的力气架住巨剑,将魔力聚集在剑上释放而出,saber死死地顶住来自berserker的压迫。

角力并不是全部,只是苦战开始前的较量。

反复不断如同惊涛骇浪般的攻击,没有任何技巧,是朴实无华的直击,光是直劈下来的蛮力就让人难以抵挡。

“berserker,berserker~”银发的幼女背起双手欢快的笑着,“快一点,快一点!把他们都杀光喔!”

哇呜,得到了御主的催促,berserker那本来就叫人难以活命的重击就更恐怖了,但是saber面无惧色,她以最快的速度挥出巨剑,银色的巨剑裹挟着银白色的剑气闪电一般跳跃,将berserker的攻击一一格挡回去,并见招拆招使用剑技试图扭转被动防御的局面。

berserker虽然失去了神智,但是却依然有着野兽般敏锐的直觉,他发出如狮虎般的咆哮,用更加勇猛的气势向saber劈砍下去。而saber也丝毫不让地一一回以颜色。

双方都在以最快速度寻找着对方的空档。

可以看得出,saber的剑气越来越浓重,这与lancer之前大量吸入空气中的魔力略有不同,saber的魔力……是由内向外释放而出的。并没有打算放出暴露真名的必杀技,saber只是一味的增幅剑的力量并拉近距离而已。就算中途受到了攻击,saber也会连象征感知的皱眉都没有就直接挥出下一剑。

全力向前的剑之狂流,暴风骤雨般的斧之闪电,华丽而险象环生的决斗,只是一分钟,两人就已经对战了上百回合。

终于,saber扭转了不利的局面,在极近的距离内,以完全舍弃防御的猛攻攻击着berserker的要害。

啊啊,那个剑法,已经是非人领域才能做到了的吧。凛看呆了,她的目光被不断地挥舞着巨剑的那个威风凛凛的身影给牢牢地吸引住了。

少女陷入了懊悔与自责之中。

与berserker对峙的力量,筋力至少是A,被击中却面不改色,至少有着等级为B的防御宝具,而一刻不停地释放魔力增幅自身……等等!士郎之前说过因为saber自行回应了召唤,契约处于不完全的程度,而且士郎自身的魔力无法满足saber的需要,难道说这些魔力都是saber自己生成的吗?

太违规了吧!这样的话,saber不就完全不需要master了吗!?就算没有士郎的魔力供应,saber也可以自己生成魔力用于自身,如果足够迅速连发宝具也不是没有可能……啊啊,这样的saber为什么不是我的servant啊!!啊啊,父亲大人原谅我吧!!!

筋力A敏捷B防御B,完全就是移动的防御要塞了吧!为什么这样的菜鸟魔术师都能召唤到这样的saber啊!?真的,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

记好人先生和他的复仇者妻子

saber齐格弗里德和avenger克里姆希尔特。

真实身份为德国叙事诗《尼伯龙根之歌》中的屠龙英雄。全诗共9516行,分为上下两部,第一部为‘齐格弗里德之死’,第二部为‘克里姆希尔特的复仇’,这位女王在丈夫死后几年嫁给了匈奴的王也就是阿提拉,这样过了许多年。为了复仇,一天她再次向埃策尔提出邀请兄长龚特尔一行来匈出席节日庆典。庆典在两国的混战中收场。在克里姆希尔特的唆使下,终至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全体勃艮第人无一生还。而克里姆希尔特本人也倒在这场杀戮的血泊之中,再也没有醒来。

与lancer布伦希尔德和avenger克里姆希尔特同时出现时,气氛微妙地修罗场。

布伦希尔德:噢,齐格鲁德,是你吗!成为了英灵之后我们终于能再次见面了吗?!(不知不觉已拿起枪)

克里姆希尔特:慢着!你这女人要对我老公做什么!(魔力外放)区区枪兵也敢在avenger面前放肆!

齐格飞:…………真想知道奥迪那先生是怎么活下来的。

【火影系列】哎呀我摔倒了要XX亲亲才能起来

【斑泉】
斑:哎呀我摔倒了要泉奈亲亲才能起来。

泉奈:好的尼桑(背景:柱间看向扉间,扉间:我拒绝。)

【镜扉】
镜:哎呀我摔倒了要扉间老师亲亲才能起来。

扉间:……妈的智障。

止水:二代大人对不起,我舅舅又犯病了我送他去治疗。

【卡带】
带土:哎呀我摔倒了要琳亲亲才能起来。

卡卡西:……

琳:……带土,带土是大笨蛋!

【鼬佐】
鼬:(面瘫脸)我摔倒了要佐助亲亲才能起来。(谜之期待)

佐助:尼尼尼尼……尼桑!太过分了我已经不是孩子了!(脸红脸红脸红脸红)

鼬:不是孩子了呢……(生无可恋脸)

【无题】
佐助:(挺尸状躺倒,面瘫+1)啊我摔倒了要佐良娜亲亲抱抱蹭蹭才能起来。

佐良娜:……妈,我爸又犯病了。